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向秀丽,1933年出生在广州市越秀山附近一个偏僻小巷的贫民家庭。她的降生,给这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带来了些许欢乐

企业动态

您的位置:新闻资讯 > 企业动态

2020年“弘扬广州好家风”主题系列活动成果分享之一:百年家风沁我心

发布日期:2021-02-22 | 文章来源: | 浏览次数:67

大家好,我叫王一诺。照片中这位身穿帅气军装的人是我的爸爸。他是一名驻港军人。如果有人问我,有一个军人爸爸是什么感觉?我会说,爸爸是我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。因为聚少离多,我对他的印象更多地停留在照片中、电话里。我多么希望爸爸能像别人的爸爸一样,送我上学,陪我玩,哪怕陪我过一次生日!可是,这些看似小小的心愿,对于军人的孩子来说只是奢望。

我曾委屈地问爸爸:“你为什么要当兵?”他笑着对我说:向你祖奶奶学习,保家卫国!革命战争年代,我的祖奶奶年仅14岁就冒着被国民党军队抓捕的危险,毅然肩负起为根据地送信的任务,配合大部队实现了反围剿战斗的胜利……祖奶奶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姑娘,逐渐成长为一名中央苏区的女干部,她用无畏和胆识书写了保家卫国的赤子之心。

在祖奶奶的影响下,我爷爷从小就立志从军报国,却几次与参军机会擦肩而过。无缘军营的爷爷便将“从军梦”寄托在我爸爸身上。1997年高考前夕,爸爸观看香港回归仪式直播。当“威武文明之师”带着洗刷百年国耻的神圣使命,昂首进驻香港的那一刻,爷爷从军报国的梦想,在爸爸的心中再次被点燃,他毅然选择报考军校。

从军后的爸爸总是很忙。3次调防,2次驻防,转战祖国的大江南北。后来,因为综合素质过硬,爸爸通过层层选拔,调入驻港部队。在为爸爸高兴的同时,我也有满心的不舍,因为我知道见爸爸的机会更少了。有一年暑假,我和妈妈满心欢喜地看爸爸,到了香港才知道爸爸第二天要带队到另一个营区驻训。这一走,就是一个月啊!那一天,我抱着爸爸哭得好伤心好伤心。多想爸爸能多陪陪我,多想告诉爸爸,你再不陪我,我就要长大了!

2017年,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,爸爸担任阅兵仪式空军方队队长。训练场上,爸爸和叔叔们腿上绑上十几斤沙袋,每个动作一练都是成千上万遍,有时候腿肿得靴子都脱不下来,脚上的血泡经常粘住袜子。我心疼地说:爸爸你休息一下吧!可他总笑着说没事,很快就好了。阅兵那天,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习近平爷爷检阅驻港部队,爸爸带领空军方队,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出现时,我的泪水夺眶而出,我为有一个军人爸爸感到特别骄傲和自豪!

我慢慢长大,也慢慢理解了爸爸。这些年,一枚枚亮闪闪的军功章,是属于他的荣耀,也是送给我和妈妈最好的礼物。

家风无言,行动有声。长辈的言传身教在我心中播下了爱国报国的种子。在学校,我努力学习,乐于助人,年年都是三好学生。我还被选派到香港姊妹学校交流,香港的小伙伴们好奇地问我为什么要戴“红领巾”?我告诉他们,这是少先队员的标志,是国旗的一角。看着他们认真聆听的样子,我的使命感油然而生,我主动认领小助教工作,带着他们一起学古诗词,升国旗、唱国歌,努力把祖国优秀文化和爱国热情传递出去。

这就是我的家,赤子心、爱国情的百年家风沁润着我。我坚信,有了好家风的传承,我们的小家会越来越幸福!我们的国家会越来越富强!

(转载自王一诺)

版权所有 © 太阳集团城网站2017   粤ICP备18057836号    Powered by vancheer

太阳集团城网站2017-入口